<code id='bprrp'><strong id='bprrp'></strong></code>

<ins id='bprrp'></ins>

  1. <tr id='bprrp'><strong id='bprrp'></strong><small id='bprrp'></small><button id='bprrp'></button><li id='bprrp'><noscript id='bprrp'><big id='bprrp'></big><dt id='bprr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prrp'><table id='bprrp'><blockquote id='bprrp'><tbody id='bprr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prrp'></u><kbd id='bprrp'><kbd id='bprrp'></kbd></kbd>
    1. <span id='bprrp'></span>

    2. <fieldset id='bprrp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bprrp'><em id='bprrp'></em><td id='bprrp'><div id='bprr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prrp'><big id='bprrp'><big id='bprrp'></big><legend id='bprr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bprrp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bprrp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bprrp'><div id='bprrp'><ins id='bprr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午夜怪談之還債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7
          • 来源:性禁区_性女传奇下载_性欧美viadeost

            李旺是個出租車司機,四十多歲的年紀還是光棍一個,不是他長相不好,是因為他傢徒四壁,還有個癱瘓的老母親,試問那個女人能願意跟他遭這份罪?

            李旺是個孝子,白天開瞭一天的車,晚上還要照顧老母親,經常休息不好,白天開車免不瞭犯困。

            這幾天他很反常沒有出車,車鎖在庫裡,偶爾看見他進車庫一呆就是一小天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傍晚,母親說胸悶的難受,讓李旺推她出去散散步,樹蔭下他打瞭一個盹,突然被撲通聲驚醒,他睜開眼睛一看,坐在輪椅上母親不知道怎麼摔在瞭地上。

            他連忙扶起瞭母親,就給救護車打電話,救護車很快來瞭,他扶住老母親上瞭救護車,救護車在開出他傢不遠的地方突然停瞭下來,司機下瞭車,他也跟著下瞭車。

            看見司機皺著眉,他問道:“師傅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“不知道,車沒啥毛病,可就是熄火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有這怪事?”李旺親自看瞭一圈車,確實沒發現什麼毛病。他急壞瞭,問司機說:“師傅怎麼樣?老太太可耽誤不得呀?”

            “我知道,怪事瞭,怎麼就打不著火瞭。”司機急得滿頭大汗,可車子就是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李旺見母親的呼吸越來越微弱,他不敢再等下去瞭,快步跑到大街上打算攔一輛計程車,他還沒伸手,一輛白色的車就停在瞭他面前。

            李旺正覺得奇怪時,車裡人怪聲怪氣地說:“終於找到你瞭!”李旺大吃一驚,仔細一瞧,這才發現車裡坐著一個老司機,老司機正直勾勾地瞪著他,李旺驚恐地發現他的脖子很奇怪,根本沒有扭動,頭就沖著自己,兩人對峙瞭幾秒鐘後,老人怨恨的目光逐漸變得清明,然後突然轉過頭,把車開走瞭。

            這時身後的救護車司機叫著他說:“喂!你幹什麼哪?快走吧!”

            李旺連忙答應瞭一聲。

            回頭對救護車司機說:“剛才我攔瞭一輛車,司機很怪……”他的話還沒說完,就看見救護車司機的臉色變瞭,隨後大聲說道:“你胡說什麼?剛才你前面根本什麼都沒有,你看你站的地方根本不是馬路。”

            李旺這才回頭看身後的景物,竟是一片拆扒的廢墟。他頓時感到毛骨悚然,快速跳上救護車,去瞭醫院。

            母親一直處在暈迷的狀態,醫生說她的病並沒有發展,但是就是查不出昏迷原因,李旺也很懊惱,不該晚上還帶著母親出來,如今也隻能住院觀察瞭。

            夜裡有個古古怪怪的老太太突然推開瞭病房門,她對李旺說:“小夥子,有因就有果,你要想找到你母親昏迷的原因,請明天到這裡來。”說著遞給他一張名片。

            很奇怪的名片,上面隻有地址,連名字職業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清晨,李旺帶著疑惑,拿著名片找到瞭一座小院,他進去時,看見瞭昨天給他名片的老太太正站在院子的裡,笑著沖他說:“哎呀!你來瞭?來來……進屋來。”說著把他讓進屋,坐在一張小方桌上,笑嘻嘻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“大娘,你騙我到這來有什麼事啊?”

            “我呀!受你媽媽的委托,讓我告訴你一些事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媽媽的委托?”李旺納悶。

            “是的!首先介紹一下我自己,我是個靈媒,說白瞭就是個能看見死人靈魂的人,昨晚你媽媽一進醫院就找到瞭我,她讓我轉告你,昨天遇見的老頭你就忘瞭吧,以後好好生活,她不會再拖累你瞭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太太正說著,突然他的電話響瞭,是醫院打來的,說他媽媽病危瞭。

            他立馬跳起來往外跑,腳步如飛。

            老太太沒有追上去,而是沖著李旺母親的靈魂說:“你看你兒子難過的樣,你怎麼忍心呀?”

            “不忍心也不行呀!我必須要離開他,他都是因為照顧我,休息不好,才會打瞌睡撞死瞭人,他也不想逃跑的,他是怕我沒人照顧,現在我替他去還人傢的命,也是應該的。”

            靈媒嘆瞭口氣,搖搖頭,李旺母親的靈魂慢慢地消失瞭。